据说是现实题材良心电影,抱着吃瓜的心情在百丽宫影院“早早”占了个D排1号(ー̀εー́),但我负责任告诉大家,贴墙的座位绝对没有影响我的观影体验……

不得不说,论剧情逻辑,情节设置和角色定位,《药神》堪称完美,远超多数国产电影。第一遍看得时候,我自己也完全陷入了电影所营造的所谓药患矛盾矗立的现实情境中。可是当片中诺瓦公司代表---那个大背头,戴墨镜,穿浅蓝色西装的中年人第一次出现在示威现场,我就对影片的所谓现实性产生了怀疑,这根本就是一个韩6国电影经典的反派造型嘛,难道要开始无脑黑诺瓦公司?继续看下去,当诺瓦公司的那位代表甚至列席警局专案研讨会上作旁听时(这个细节表明诺瓦5司作为国际资本巨头,已经可以无视我国警务法规,作为当事人都可以直接参与警局的专案行动),我基本已经确定电影的目的了——刻意树诺瓦公司为强悍的反派,以此凸现徐峥在内一众患者面对现实的无力感,赚足观众的同情和眼泪。这就是《七号房的礼物》等韩国催泪大片的拍法,不过如果只是电影拍摄技法的重复倒无大碍,毕竟商业片,套路本就是可以互相学习的。但当我在影院听到隔壁人说“唉,是不是真有诺瓦公司,我们应该抵制它”时,才警觉这个电影价值输出可能会带来的严重恶果。

回去搜了相关资料,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电影单方面加工后传达的内容与现实的巨大差异还是让我咋舌。如影片对诺瓦公司为什么要四万一盒药完全没有解释!!!!这其实就已经暴露了该片所谓现实主义的欺骗性。你抓个杀人狂不还得给他辩护的机会嘛,可本片根本没解释的目的就在于刻意利用作为普通人的观众对于大资本本能的反感甚至仇视,营造一种错觉——药物价格就是诺瓦单方面为了谋取暴利确定的,以此向观众心中灌输主题——这个外国大资本企业毫无人性,不顾病患生死,中国人只能靠自己。实际上,诺瓦公司一共有几十个药物开发项目,一共投入了数百亿美金的成本,但目前研究项目最后成功的,也就百分之10左右,也就是说诺瓦公司需要靠仅有的几种成功药物赚钱来回填失败项目造成的可能高达数百亿美金的赤字,同时药物成功后为了得到国际认可并在全世界各个国家推行还要投入数亿资金和无数人力去宣传,所以对诺瓦公司而言,每盒药品的背后都有一个耗资巨大的生产链条的支撑,而这些药的收入还要用于新的项目链条开发。除此以外,中国对于进口药物远高于其他商品的征税价格以及各种监管部门层层的剥削(不知道卖疫苗为什么这么轻松),也是药品价格高昂的罪魁。其实在我国层面能够为病患解决问题的方式一是放松进口药品的征税标准严格规范监管部门的管理模式,二是尽早把药物纳入医保。总的来说也就是我国医务和药物管理制度才是解决高价药的核心。其实这也才是一部现实主义电影应该探讨的问题:民众如何对抗国家制度?但电影为什么还要把矛盾放在国外资本企业的头上呢?当然是为了过审了。如果他去呈现我国相关制度的累赘和隐患,被毙也就分分钟的事。所以不如树立一个隐形的外国巨头。说到过审,再来提提观众们津津乐道的黑警察的部分。的确,刚才说了,影片多次向观众暗示诺瓦公司似乎操纵了警务系统的调查趋向,好几个场景警察貌似都充当了大资本的走狗,以一种绝对冷漠的姿态参与到对病患的围追堵截中。其实本片黑化警务系统采用的手法我必须给一百个赞。相当高级,想一想周一围饰演的药神前妻弟,也就是警局队长。他在抓捕药神的整个过程中其实一直以一种局外人的身份存在,并没有链接到关键剧情上。想想最后黄毛被车撞死,真跟他有关吗?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把车开动。那导演安排这个角色的作用是什么,就是为了表面上削弱警察黑化的程度,明着这种设置是通过周一围思想及其认知的转变,谋求观众共鸣,告诉观众,我们警队也有好警察,以得到审核认可。实则以更高级的方式表现了除周一围以外其他警务人员的冷漠和顽固。想想周一围一开始出场时可是准备打徐峥的,那种凶狠的表情和张狂的姿态,一个铁面无私、甚至霸道的警察形象就这么偷偷灌输给观众。最后连他都在明白整个事件真相后因愧疚企图放弃侦查,而反观其他警察和高层,不仅没有反思还一直向周一围施压,电影在这里表现得是面对警务系统整个被诺瓦公司操控,哪怕像周一围这种强悍的角色都四面楚歌自身难保,更深刻凸显了病患在面对大环境的无奈和艰险。这种细节的铺设我是非常喜欢的,比起韩国大片的片面偏激的黑化警察和政府,周一围角色的加入反而成了全片最具有现实感和质感的一笔。这样明褒暗贬的方式相当漂亮,完全可以成为国内创作者面对中国特色审查环境时采取的一招必杀技。

除了关于现实性的好口碑,我第一次对《药神》感兴趣是出于看爽片的想法。众所周知与该片内容简直如出一辙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前些年在奥斯卡大红大紫(两部电影都改编自真人真事都是讲病患越过边境倒卖外国药物帮助病友的故事,然而这两个原形人物甚至电影真没任何关系,纯粹巧合),这部片子真的看得我想当嗨,他虽然没有《药神》情节的巨大转折带来的催人泪下,但对于人物性格情绪的转变极致细腻的展现依然让我感动,还有全片那种老子病入膏肓但依然放纵不羁爱自由的态度很吸引你也很真实。如即便男主角艾滋在身,但抓住机会依然会跟同为艾滋病友的靓丽异性在厕所来上一发,以此免除该病友的买药钱,哈哈哈,就是这么乘人之危,就是这么渣。除此以外关于主角如何运输药品过境如何躲避监管局追查,甚至这帮本就是社会边缘人士的艾滋病患者之间怎么相处都被影片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对于我一个终日混吃等死的宅男观众,这种底层风情画一般的细节描绘无异于一种奇观,极大增加了你的见识。

反观《药神》,鼓吹现实感的它其实都抛弃了偷渡和倒卖药品的细节,就为一个目的,造神。看一看现实跟影片的最大两个不同。首先原型人物勇哥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病患,所以他到印度买药最开始是自救,发现了商机后再想着顺便赚点钱。并且整个过程勇哥都没有采取过影片中那种倒贴方式进行进口药倒卖活动。那电影为什么要改变主角也是慢粒白血病患者的身份?就是为了让徐峥以一种第三人称的视角去审视这群慢粒白血病患者,通过跟观众相同的普通人视点去代入故事,再借由徐峥的转变加深观众对这群人的同情和怜悯,本质就是为了表现这群人的无依无靠。其实这种改编技法用的也很好,没毛病。但随着本片第二大与现实不同的到来,我有理由对影片的制作目的产生怀疑。现实中慢粒白血病人根本不需要带口罩!!!我想大家对影片最后一群带口罩的人分列道路两旁送勇哥的场景印象深刻,的确这一段相当煽人。同时也能看出导演安排这个群体带口罩的目的——虚化具体的人物面孔,强调病患的群体性,密密麻麻的口罩人也能造成一种视觉上的冲击。这种表现方式本身我理解,可是容易让观众造成误解——慢粒白血病有传染性!!!虽然电影在我们看来只是一种娱乐工具,但在影像取代文字他成为社会主流文化载体的今天,很多观众也是带着受教的第二目的进入影院的,特别是《药神》这只有勇哥种标榜现实题材的电影。看完电影虽然不细想,但很多观众一定会就此把口罩跟慢粒白血病患者联系起来,同时也就是下意识把慢粒白血病跟传染的可能性画上了等号。这对于社会大众对慢粒白血病人的接纳无疑是起阻碍作用的。所以,该片出发点是不是真的想替这个群体发声我有了一些怀疑。你看,前面他一边表现这个群体的凄惨,一面又在貌似抹黑这个群体,这样的矛盾之下真正树立的只有勇哥这一圣人形象。你会感觉给他本人他像一个上帝,及时拯救了万民于水火。这里我就有必要怀疑作为演员的徐峥是否有为自己树立完美人设的私心了。毕竟他也是制片人之一,他完全有能力主导电影的创作方向。

提一个点,我在《向往的生活》看徐峥出场的那期,一个半天的拍摄时间他换了三四套衣服,也许是里面出了汗,但衣服外边几乎不存在什么弄脏的问题,单纯参加一个以轻劳作为主的综艺节目他都这么讲究穿着,单从这一点起码可以确定徐峥是一个很在乎公众形象的人,并且自我认知较高。所以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把这种认知带到电影里,并且有意无意的引导了影片造神的趋向。就跟我们普通人一样,你对自我的观念其实是横穿在你的生活和工作中的。而演员看似百变,角色各不相同。但从演员选片开始,就已经能体现他当下的一些性格想法。比如《速度与激情7》关于范迪塞尔单方面删除巨石强森的片尾彩蛋,范迪塞尔邀请强行他姐姐参与制片,在《速8》里洗白杀害韩的杰森斯坦森并邀请他加入大家庭等等,一个经典好莱坞ip,在戏霸范迪塞尔的控制下已经开始向纯捞钱方向发展,穷途末路雏形已现。

我感觉最近这两年人设立的最好的就是黄磊,他从《爸爸去哪儿》开始树立了一个好父亲好老公的形象,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男人我不了解无从多说,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完美人设倒是给他带来了诸多商机,从中餐连锁品牌《黄小厨》到火锅店,从上《非诚勿扰》到参与《极限挑战》,他身上作为一个综艺明星的属性越来越强,而这个属性带给他的收益确实让他进入了演员年收入排行榜的前列。不过,作为一个北影的老师,他近年来的影视作品除了几部乏善可陈的家庭情感剧,自己主导的改编自日本的影视《深夜食堂》和《麻烦家族》不只是收视票房扑街,就连直接拿别人的剧本改编都能改的漏洞百出,这个结果最起码已经让人能够质疑他对影视创作的真心了。我说得这么远不是为了去黑任何人,只是想说在当下社会和演艺圈,一个演员对自我的定位(到底是想赚钱还是演戏)是能够影响他的创作方向的,并且也可以从他近来的作品看到这个演员对自我的认知。电影不单单是一个故事几个人,它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互相牵制协商制作的产物,通过一个电影台前幕后的整个制作过程和最终成品,你能看到一群人在其中的抉择,欲望和信仰。像一个社会模型,各种人物组在一起迅速分工协作,最后又散开。着实有趣。

美高梅娱乐平台,扯远了,回到《药神》,你看他的预告片吧,会以为他是一部喜剧爽片,没想到影片后三分之二又是现实主义,稍显沉闷。而说他现实吧,他又为了刺想激观众泪腺抛弃了现实性的重要细节,进入了一个假想的空间。没有了期待的娱乐性,也没有真正的价值输出,就连关爱慢粒白血病患者的口号都开始自相矛盾。它回避了关于高价药真正应该质问的医保和药管漏洞等制度壁垒,树立了一个跟战狼的雇佣兵概念类似的假想敌式反派来鞭挞,在当下审查体制的重压下,《药神》触碰现实题材的勇气可圈可点,但票房成功并不代表它走对了路,相反,观众越容易被它刺激,表明我们对现实问题的关注越匮乏,越容易被误导。这种易煽动性,跟当年打砸抢烧日本商品的国人的无意识盲目状态,如出一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聼瘋碼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