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北边长安街边上的孔子青铜像引发热议。其实这件事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是不慎重的,特别是大家好像没有知情权,突然就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场所出现了一个孔子像,不知道经过了那个部门的批准。如果经过了国博上级部门文化部的批准,且不说是否说明这真体现了没文化,就是有文化之举也需要有市规委等部门的意见吧。

  有论者批评说,此举表明有人希望以儒家文化治中国,而这是行不通的。还有人将此举与海外孔子学院联系起来。其实孔子学院虽然冠以孔子之名,倒未必是宣扬儒家文化,那只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名词而已。很多孔子学院教洋人太极拳,可那和儒家文化毫无关系,倒与道教有点牵连。

  问题是,明朝、清朝总比我们更重视儒家文化,但没听说那时的皇帝要在大明门或大清门的附近建个孔子像的。原因在于,孔子是最讲礼仪的,在这里做这个事就是不合礼仪,直接打孔子的耳光。何况即使在文庙里,也规定只可以立个牌位,不可以有塑像的。有塑像的都是乱搞,把孔子当神了。

  儒家文化虽在中国古代颇有影响力,但中国文化从来都是多元的,国博是展示中国多元一体的历史进程的场所,总不能违背历史常识,只讲儒家文化吧?那道家和老子怎么办?再在人民大会堂对称的地方再立个老子像?多民族的历史怎么办?难道顺序排上各个民族的祖先象征,一直排到纪念堂去?说得不好听点,那就像是帝王陵墓前的石人、石兽啦!对这样的危险的场景,政府可是要防患于未然!

  北京正在建设“世界城市”,但“建设”的教训实在太多。外国建筑师已经在拿北京做他们的试验场,比如中央电视台、国家大剧院……离谱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真正成功的经验,是奥运会的鸟巢和水立方,无论如何,那也是在四环外,不是皇城以内。皇城以内,是有法律法规的。这种事情,其实已经违反了相关古都保护的法规和条例,怎么就没有人追究呢?

  还有人在讨论中牵扯到“国学”。其实,把国学狭义化为儒学或经学,本来是某个特定时代、特定小众群体的产物,完全不符合中国整体历史文化传统。只是想到这都是某些人为了搞钱做出来的一个饭碗,不是真正的学者立场,也就不去较真了。

  好在,孔子像只是加法,不是减法。要是做减法,把什么历史建筑拆了——这已经不断发生过——那就不可再生了。如果觉得不妥,还可以把这个像拆掉或搬走,还没有太大影响,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有歌曰: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前太阳升。

  儒服佩剑孔圣人,领导人民向前进?

2011-02-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