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印度爸爸,立志参照摔跤吧爸爸为偶像。我从小就梦想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国际知名的钢琴家,并且参加国际钢琴大赛获金奖,为祖国争光。但是由于我自己手有残疾却无法实现,我希望我的梦想能够在儿女身上得到实现。

看了摔跤吧,爸爸,我得到了启发。于是我大力培养三个女儿的钢琴练习,即使在我钱不多的情况下,我也坚持给女儿们每人各买一台钢琴,而且是名牌钢琴,要用就用好的,虽然花了几十万,虽然这笔钱对于本来就贫穷的家是雪上加霜,虽然我的妻子和父母对此多有怨言,但是我不管,他们都不懂我!而印度的重男权主义,给了我最好的环境,虽然她们不满,但却不怎么敢发声,但我是为了她们好,我坚信儿女们一定能够实现我的梦想!

我虽然手残不能弹钢琴,但我却拥有很多丰富的理论知识足以指导我的儿女。我开始制定严格的计划,好的计划是成功的一半,我每日督促她们练琴,然而女儿们却不理解我的梦想,她们很有怨言,她们讨厌整日的练琴,尤其是小女儿,每次都想溜出门去公园里偷玩。我当然不能让这一切发生,她们实在太过懒惰,于是,我狠狠地责打了她们,她们不敢吭声了。因为她们会发现周围的环境,你瞧瞧,女子十分悲惨,她们14岁便要嫁人操持家务。她们最终会发现我给她们选的这条路是最好的,成为知名钢琴家总比家庭主妇要好,周围的人比她们悲惨多了,有了这个对比,我觉得女儿们很快会想通的。

我又能继续严格地训练她们,我加大了训练的力度,更加严格地盯着她们,为了她们的前途,我天天买牛奶给她们泡手,让她们在强大的训练强度里不至于手痳,能保持手的娇嫩敏感,我天天买了猪手给她们以形补形,我买许多名曲让她们务必听得滚瓜烂熟,我花费了好多钱,心思和心血在她们身上,可是她们似乎都不能理解,她们越来越沉默了。

我知道她们总有一天会想通我是为了她们好,为了祖国好。为了国家争光,我们是要先牺牲一些休闲时间的。我越加加紧对她们的训练,每天天不亮我就让她们开始练习,天黑后我继续让她们加紧练习,要在国际比赛上获奖就要比别的孩子更努力。我不再让她们去学校学习了,因为练琴太累,她们反正也没有精力听课,学校老师已经反映了几次她们在学校疲惫睡觉不听课的表现,反正去学校也是浪费时间,我决定让她们休学,正好白天又多出了时间。

培训了一段时间,我决定让她们去参加一个县里的小比赛,其实我心里也怕女儿们获不了奖。我曾经对自己说,“就等一年吧,要是女儿们没有练琴的天赋,我让她们搞别的。”不过我发现她们还是挺有天赋的,至少在我的鞭策下,女儿们练琴练得都不错,对得起这夜以继日的训练。她们很顺利地在县里的钢琴比赛获了奖。我继续训练着,同时又让她们准备下更高一级的比赛。

慢慢地,家里的奖杯越来越多,我得意地笑了,没想到意外发生在一晚。那晚我开锁进门,居然没听到钢琴声,我顿时怒了,难道我一没监督就偷懒了么?我推开门,发现我10岁的女儿居然在默默地切着自己的小手指,血流了满地,可却不见她喊疼,只是默默地拿着那把小刀磨着手指。我大惊问她,你在做什么,她傻傻地抬起头笑着,这样我就和爸爸一样,手残再也不用再弹钢琴了。(艾玛,媒体似乎报道过这一真实案例但是我没看过啊,我只看过摔跤吧爸爸。)我冲上去一把抱起她,想把她送入医院,没想到还没踏出门口就看到了一把刀,插进了我的胸口,插刀的手很美,很稳,很有力度,是个适合弹钢琴的手,我在最后摔倒的一刻心想。然后我看到了插刀手的脸,是我大女儿的脸,我的二女儿在旁歇斯底里地大笑,真是的,父亲都倒了也不知道送去医院,这不愧她的排行,二货,我心想。我没发现的是,我二女儿笑的实在太长,以至于有些不正常,原来她早已在夜以继日的练习中得了抑郁症,而我一心沉浸于女儿们会得到国际大奖为国争光的美梦中没有发现。

我在临死的一刻思绪纷乱,我很不甘心,这不该是我的结局!我完全参照和摔跤吧,爸爸这么做的,为什么他们的女儿能得到金奖并且感谢她们的爸爸,而我却得到这个结局!我的女儿们明明很有天赋,她们都获奖了,他们很快就可以得到国际大奖。虽然她们一开始不喜欢弹琴又怎么样,弹多了就会喜欢,我下意思地忽略了她们压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的话,我也不在乎,我这么喜欢钢琴,她们怎么会不喜欢呢?

虽然她们从来没有选择的余地又怎么样!她们应该知道她们已经很幸福了,对比她们的周围看看!我下意思地忽略了她们似乎想抗争,但印度地环境吓怕了。虽然她们也似乎一个曾说过喜欢别的什么,但是那又怎么样,后面她们已经沉默不说了。而小女儿,她还小,什么都没接触过,唯一接触的就是钢琴,她当然选择地就是钢琴。

虽然她们抱怨我太严格,那又怎么样,她们难道不知道我帮助她们摆脱了成为庸才的道路而转变成为高雅钢琴家的道路,她们只是太小不知道而已,何况我这是为了国家争光啊。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立志的剧本到我这里就变成了恐怖剧,我明明是为了她们好,我想过她们在长大后会怎样在国际比赛中拿着金牌感谢我的结局,怎么也想不到我丧尽家财,费心思费心血培养的孩子会这样对我,我下意思地忽略了她们因为疲惫而根本在学校没上过什么课,而我,从来只教了她们上进的道理,却没有管过她们的心情,从来没关心过她们是不是开心,是不是想做。

我觉得愤怒,觉得她们是白眼狼,忘恩负义,她们是我生的,就该听我的,满足我的梦想,我替她们选择了一条风光大道,我怎么也搞不懂弄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就不喜欢,我下意思地忽略了由于我地强势压制和印度男人的绝对地位导致她们都挺恭敬地不敢对我表示不满地原因。

我想过她们大了以后可能会有的小反抗,比如在高级学府进修钢琴的时候不再听我的教导,但是没关系,我坚信我的经验才能带领女儿们获奖,她们已经把获奖当成人生的目标,没有奖杯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出名才能幸福,平淡地人生有何意义。我给她们制定的道路,是一个立志的道路,在印度,她们将摆脱男权的束缚。当然,必须得在我的教导束缚之下,因为我的想法肯定是为她们好的,也肯定是对的。她们也没有这个资质通过其他道路来为国争光或带领女性示威反抗,你以为她们是斯巴达克还是华盛顿么?你以为和推翻曾经的奴隶制度一样那么容易么?奴隶们还是选择通过努力成为世界知名,奴隶主特赦成为自由身才是励志的道路。她们要是能成功推翻印度妇女束缚,那简直是YY了,她们是女人。

当然,国际金牌还是有资质的。她们出息的时候自然会感激我的。可惜现在,我的梦想碎了。当然,历史是不会记录失败者的,因为我也没注意过研究调查表明小时候被家暴父母及其严厉被压抑的孩子长大以后大部分继续走在家暴的道路或可能心理变态嗜杀等等,留下的记录是剩下小部分孩子通过此而得到成功,当然,通过兴趣引导耐心开拓思维与严厉压迫哪种成功的的孩子更多对比也不是我所关注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r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