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绝命镇》绝对是美国电影市场里的一匹大黑马。

仅仅450万美元的成本,没有任何一位重量级的卡斯,题材还带点黑人的身份焦虑,结果第一周就拿下3000多万票房,目前票房已经过亿。

现在美国影迷人人都在讨论这部现象级的心理恐怖片!该片大有挑战该类型片票房第一宝座的潜力。

该片出自美国有名的黑人兄弟导演之一的乔丹·皮尔,他非常擅长以嬉笑打闹,
黑色幽默的方式切入社会问题,而作为有色人种,种族主义自然是他逃不过的话题之一。

《逃出绝命镇》就因为巧妙的以种族主义为切入点,建构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恐怖惊悚类型片而成为全美关注的焦点。

的确只有黑人导演才能写出这样的故事,因为他们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

在更具伪装性的种族主义社会中,黑人必须以白人的眼光和标准来看自己,为了融入白人社会,他们被迫遗忘自己是谁,带上白皮肤的面具活在双重意识中。

很多美国人都欢呼,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直接解决了困扰美国百年的种族主义隔阂,有色人种仿佛成为了一种流行文化。

但其实,根深蒂固的偏见并没有消退,只是变得更加隐蔽。

《逃出绝命镇》就用一个荒诞的故事揭开了这个面具之下的偏见面容。

《逃出绝命镇》的故事一开始是平淡无味的家庭剧,黑人男主角克里斯被白人女朋友露丝带回家过周末。

影片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放大克里斯与露丝的肤色差异问题。

露丝出生自传统的白人中产阶级家庭,而克里斯是年幼就失去双亲的孤苦黑人阶层。

一片一开始,就表达了克里斯的身份焦虑,虽然露丝不断安慰,但这种焦虑带来的紧张始终无法释然。

刻板成见是社会最顽固的偏见。它来自社会、文化、教育、甚至来自人种和基因。白人对于黑人的歧视和偏见,黑人对于白人的提防,双方的不信任感早已深深地烙刻在了双方的大脑之上。

克里斯来到露丝家中的第一刻就是不适的。

这个丛林之中的房子,特别像南北战争时期的,白人居住的南方小屋。而且露丝得的家中真的还有两位黑人仆人。

白人主人,黑人仆人。导演颇有心机的唤醒着观众主动逃避着的刻板成见。

人人总是努力逃避偏见,可潜意识中的刻板成见却总有先入为主的力量,击碎人们的理性思考。

露丝的一家人都是带着面具的,让克里斯猜不透,保持着警惕。

露丝的父亲总是开着玩笑缓和气氛,一口一个黑人习惯的称呼,叫着“哥们”。让人觉得虚伪。

露丝的母亲神秘的如一个巫婆,她是心理医生,动不动就像催眠别人,天生具有控制欲望。

露丝的弟弟有潜在的暴力倾向,总是想证明白人比黑人根据运动能力。

所有的伪装来自社会的压力,而底子里是对黑人身体优越性的嫉妒。

父亲的祖辈在奥运会的田径赛场上输给了黑人,失去了名垂青史的机会。

弟弟嫉妒黑人身体的强壮,而克里斯说喜欢柔道,他就讽刺黑人不应该爱上这种需要动脑的运动。

母亲则时刻提醒克里斯要保护好自己的白人女儿。

他们都希望克里斯接受母亲的催眠治疗,戒烟,变得更加白人化。

除了几个家庭成员,家中的两位黑人仆人也是怪异的。

女仆总是照着镜子,欣赏自己的面容,对克里斯态度暧昧。

男仆调侃克里斯对露丝的沉迷,大晚上还在努力练习田径赛跑。

《逃出绝命镇》用黑人的身份焦虑制造着紧张和冲突。同时以荒诞的戏剧台词讽刺着伪善的白人阶层。

这种讽刺在家庭大聚会山到达的巅峰。

露丝的大家庭成员纷纷到来。所有人都在忙着和克里斯礼貌的打交道。

“我喜欢泰格伍兹(著名黑人高尔夫球手)”

“黑人的性能力真的那么厉害吗!”

“你真的太英俊了”!

“你怎么看待非洲裔黑人在美国社会的近况,是更好还是更坏了?”

“原来白肤色是人们最爱,风水轮流转,现在黑色才是流行色”

这些围绕着克里斯的白人不断用绕着圈子的方式诉说着有色人种的问题。他们的话语中看似中立,其实带有明显的刻板成见。

黑人的体格、性能力高于白人;在社会中依然被压制;黑人球星是他们社会流动性的唯一的证明,这也与他们运动力量优越,但脑力能力不足的偏见有关。

最后,一个盲人白人道出了对克里斯的赞美,他懂得作为摄影师的克里斯的作品,但这个梗在最后的反转剧情之下,变得更加荒诞和虚伪。

《逃出绝命镇》中,没有一个正面的白人形象,连一开始的警察也是塑造刻板成见的。他故意要检查和露丝同行的克里斯的身份证。

对此,露丝大为光火,观众自然也懂得其中的隐喻。美国媒体常常以此类事件炒作种族主义话题。

《逃出绝命镇》最厉害的地方还是在于类型和剧情的超大“反转”!

你以为只是在白人社会中营造黑人不适感的社会剧?那你就太天真了!

到第二幕中段时,剧情来了一个180度大反转,一下子变成了《万能钥匙》+《人皮客栈》的变种合体!

剧情不断的反转,不断的荒诞化,让胖哥一次次陷入WTF的暗爽高潮中!

大聚会中,露丝一家人看着克里斯的照片开始竞拍时,全片立刻进入了细思极恐的恐怖剧情中。

这不就是价高者得的《人皮客栈》吗?那个发自内心赞美克里斯摄影天赋的盲人以最高价格拍得了克里斯。

后来他透露,他不过是要克里斯的眼睛,让克里斯的黑人身体成为他继续梦想的载体。

令人震惊的,露丝也不是什么傻白甜,她利用身体骗来了一个又一个黑人男朋友,而她的母亲负责催眠,压制黑人的思想;而作为医生的父亲则利用特别的脑壳手术,完成移魂大法。

黑人彻底成为无意识的躯壳,而有所贪恋的白人则进入到黑人的身体中,寄生于黑人的身体里,控制黑人。

聚会上,那个一点不像黑人的朋友,其实是白人女人老公的借壳还魂。

露丝家中的两位黑人女仆,一个是露丝的奶奶,一个是喜欢田径运动的露丝的爷爷。

怎么样,够WTF了吧!

是不是利用黑人种族主义给大家玩了一次变体的《万能钥匙》+《人皮客栈》,南方的巫术文化加上现代的人体交易。

抛开剧情的反转,《逃出绝命镇》在细节上同样出色,一开始埋下的伏笔到最后纷纷抖落,增加着剧情的张力和恐怖程度。

而克里斯小时候,母亲的意外死亡给克里斯造成的童年阴影贯穿全片,成为营造心理恐慌,理清剧情逻辑的关键。

克里斯母亲被肇事逃逸,可其并不是死于车祸,而是死于之后的寒冷和失血过多。当时,克里斯却一无所知的在家中看电视,为此,克里斯内疚万分。

这解释了,为什么一开始,克里斯和露丝驾车意外撞到一只鹿后,必须下车看望,因为他无法逃避内心对于母亲的亏欠之情。

这一点也成为露丝母亲催眠克里斯的弱点。利用克里斯对于母亲的内疚,露丝母亲一步步完成了催眠。

到了片尾高潮,露丝那死前神秘的一笑,同样与克里斯的童年遭遇有关,剧情多次利用车祸,唤起克里斯的愧疚,制造着剧情冲突。

全片还有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那只一开始被克里斯和露丝撞死的鹿。

克里斯与鹿对望后,仿佛他就是这只陷入森林的迷路动物。

露丝的父亲大谈对于鹿的厌恶,他们到处繁殖,破坏自然,撞死它再好不过。这里如果把鹿替换成黑人,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下一次出现鹿,则是克里斯被催眠软禁后,墙上的鹿标本,他们成为了待宰羔羊。

最后,克里斯用鹿标本的鹿角叉死了露丝父亲,也算是一种反抗吧。

全片最紧张的桥段来自片尾出现的警察,所有的刻板成见在这一刻集体爆发,所有观众都对克里斯的遭遇担忧,这里胖哥就不剧透了。

《逃出绝命镇》以种族主义话题切入,四平八稳用家庭剧的方式拉卡剧情大幕,最后以两部经典恐怖悬疑片的合体变种营造了剧情反转,实在是令人惊喜连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这胖子爱看电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