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信念的激励下,在美20多年的时间里,阮可三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来组织旅美学人为国服务。1999年,他组织旅美专家成立了以中国旅美专家教授联合会为背景,致力于发展当今前沿高新技术产业和以各种方式与中国开展项目合作,向国内引进高科技项目的美国联科集团公司,担任董事长;他先后受聘担任多个省、市人民政府、国家级人民团体、国家级技术开发区、工业园区、留学生创业园顾问等职;在美无偿组织和接待国家、地方各类赴美代表团,组织各类旅美学人活动百余次,为国家现代化和制定海外留学生政策、培养人才等重大事项提出许多有益建议;身体力行,赤忱为国服务,受到国务院侨办、全国政协、国家人事部等国家领导部门的高度赞扬和肯定。

  陈燕妮,1988年赴美,曾任美国《美东时报》记者,美国中文电视台记者,现为《美洲文汇周刊》总裁。出版过畅销书《告诉你一个真美国》、《陈燕妮:纽约意识》、《遭遇美国:五十个中国人的美国经历》、《陈燕妮:再回纽约》、《粉红通知》、《美国之后》及《陈燕妮:洛杉矶已久》等。

  与阮可三不同的是,陈燕妮是自费来到美国的。自然也经历了初到美国时所面临的经济窘迫,她曾经给一份英文报社送过报纸,整个送报过程需要几个小时,所有沉重的报纸托在两只手上,在曼哈顿的大楼中上下来回穿梭,而工资只有17美元。“当时自己手里如果有20美元都会一溜烟地跑到银行去存一下,生怕弄丢了。也时常为坐地铁要花去一个美元而感到心疼。”陈燕妮的追忆很是感慨。

  当记者时,她是那份周报里惟一的一个新闻记者,一个人包揽所有大小16个版面的文字写作。在第一本书《告诉你一个真美国》出版之后,她移居洛杉矶,创办了自己的报纸《美洲文汇周刊》。

  如今《美洲文汇周刊》风行全美国,可以说是在美国的中国移民最爱看的一张报纸。从美国的东部到西部,从纽约到辛辛那提,从西雅图、休斯顿到芝加哥,到处都能看到《美洲文汇周刊》的踪影,这些地区的很多超级市场、书店、录像带租赁店、华人的文化机构里都有《美洲文汇周刊》的大量发行,88个版面的厚度(广告太多)不得不靠订书钉来装订,它的可读性使得无数人成为他的忠实读者,对它好评如潮。

  有从大陆去的记者目睹了陈燕妮一天的工作状况:整整一天,她总共接了33个电话,看了8个版面的稿件,还安排了一个业务人员来面谈。她的办公室内放着很多台电视机,每个电视机都全天开放着。除此之外她还同时收听着两个广播电台的广播。在她硕大的办公室一侧还堆积着如小山一般的各类报纸杂志。应该说,陈燕妮从创办报纸开始,十几年时间里,差不多每天都是这样度过的。

  “出国之后,我真的觉得人能够自选环境来之不易,因此,我相当珍惜如今来之不易的环境。我基本上是在利用别人睡觉的时间来写作。”

  陈燕妮说:“我觉得全世界最难的工作之一就是移民在海外办报刊,说实话,海外的中文等非主流媒体其实活在社会的边缘,一方面它受到移民们的需要,另一方面却又没有主流媒体那么强大的影响力,因此,国内的同行是不能体会到在美国做一份中文媒体的辛酸的。从经营的角度来说,限于人力的昂贵、新闻纸价格的飞涨,移民报纸经营之困难实在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如今国内的各种媒体已经进入美国,中文文化载体的竞争也相当激烈,比如我所居住的洛杉矶,全美以洛杉矶为总部地点的中文平面媒体就达50家之多。更不要说中文电台、电视台、网站等各种中文媒体的大量进入,全部加起来,媒体数量几乎上百。”

  话是这么说,如今的陈燕妮在美国的状态早已如鱼得水。她现住在由自己设计而建成的占地900平米的大house里,咖啡色的外墙和有两层楼高的黑色铁艺大门将豪华与美丽集为一体,三层的大宅里有电梯上下,明式家具、雕花图案与欧美顶级名牌的皮沙发争相媲美,中西合璧的陈设使得整个房子透露出一种文化的味道。早在多年前,陈燕妮就曾为结婚纪念日实在想不出让老公送什么嗟叹:“曾经想要的东西现在几乎全有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人圈里,陈燕妮的口碑和她的报纸一样好。有人说,她家里的宾客可以连续一年请过来,每次三、四十人,次次人不同。这皆源于她真诚亲善的待人和从不计回报的天性。

  王绍基,自幼喜欢音乐,1975年被保送进音乐学院。1985年,王绍基来到西班牙,曾在地铁站拉过小提琴。1991年,他在西班牙成立了大西洋公司,后组建三E集团。现在是西中经济技术合作促进会执行主席、三E集团董事长、西班牙华文报纸《欧华报》和西文报《东方周刊》的创办人、中国政协第十届一次会议海外列席代表。

  初到西班牙时,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到餐馆洗碗。一日劳累后给家人打电话,家里人告诉他,几分钟之前电视里正好在播放他在最近的一次大赛里的镜头。在那次大赛中,他曾一举夺得全市指挥第一名。这对他触动很大,于是他决心向西班牙乐坛进军。

  走出餐馆进军音乐界,他胸有成竹。于是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仅用18个月的时间,就读完了西班牙语三年的课程。在这期间,他曾多次和西班牙的几个音乐团体合作。经过了几次实践,他发现,这里音乐家的生活比国内要艰难得多,于是他毅然离开西班牙音乐界。

  1991年,王绍基自己注册“大西洋个人责任公司”。新公司第一个项目,就是取得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会标在全球的头上用品(如帽子、发夹等)中的广告经营权。经过不懈努力,这个项目取得了圆满成功。以3000美元和一个商标起家的大西洋个人责任公司,进而发展成为大西洋股份有限公司,7年后组建了3E集团。

  经过精心的经营,大西洋公司蒸蒸日上。1997年,公司全年运作两亿美元而无不良记录,获得了国际银行组织授予的“比埃帝国际信誉金星奖”,为华人争得了荣誉。

  现在,3E集团旗下有近十家股份公司,涉及物流、机械工程、媒体等多个领域,横跨亚、欧、美三个大洲。

  安居乐业篇

  虽然不是所有的新移民都能有以上三人那样的成就,但是,赶上了克林顿和小布什两届连任政府十几年的繁荣经济,在完成了在美国的高等教育之后,一个稳定的工作,就代表着一份可观的收入。正如那里的人所说:“单就一个技术层面的人才而言,如果谈到挣钱生活,美国无疑是最上选之地。这里的第二代移民们,在这几年当中很多人都已经从美国大学毕业走上了社会,他们得到的劳动报酬实在是大多数作为他们父母的第一代移民想都不敢想的。”

  华人新移民尽管多数的职业是当地人不那么抢手的,比如大学里的教师、硅谷里的编程人员等,但是,你必须承认,有了这样的职业,就有了新移民在那里稳定生活的保障,这是很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通过奖学金出国留学人员的当前生存写照。尽管与本土中产阶级相比,他们时常也会生出“二等”境遇的感受,但在去年由次贷而生的金融危机席卷而来之际,新移民也会庆幸自己恰是由于处在偏于峰谷位置而较少经受冲击。关于他们的生活现状,从他们博客中的自述就能观斑现豹。

  水影儿的博客在“漂圈”里是颇有人气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