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语言民俗〔12〕

《易经》格言〔3〕警诫型格言A

我们上面说哲理型格言与警句有重合现象,并非说哲理型格言有警诫作用(即使有也不占主要成分),因为警句不是警诫式句子的意思。警句是指语言的精炼警策,属于形式即语言形象方面的特质;况且这警策的词义是提醒鞭策使其振奋的意思,也不能将之归属于警告劝诫使之停止某种行动的范畴。其实从文学视角关照,这警诫型格言倒是接近世界通用的语词建构方式“箴言”。《尚书·商书·盘庚上》:“无或敢伏小人之攸箴”,这箴就是规劝告诫的意思;《左传·宣十二》记载:有人说楚国“骤胜而骄”,栾武子反驳这种论调,列举楚国君主“无日不讨国人而训之于民生之不易,祸至之无日,戒惧之不可以怠。在军,无日不讨军实而申儆之于胜之不可保,纣之百克,而卒无后。训以若敖、蚡冒,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等居安思危训诫举国军民、殷勤国事之德政后,说“箴之曰:‘民生在勤,勤则不匮’不可为骄”。这箴言就是在格物致知(穷究楚国现状从而得到对楚国形势的正确认识)之后、拿来论证楚国的现状并非胜而骄劝戒彘子不要听信谣言轻举妄动的,是标准的格言式箴言。

在《恒》卦中有一句爻辞名气很大,这就是“不恒其德,或承之羞”(九三),该爻的占断是“贞吝”,和六五的“恒其德,贞,妇人吉,夫子凶”遥相呼应(惯例:爻位三五相应)。至于六五为何夫子凶,我们在前文分析民俗时已经作了详细解说,这里妇人吉是正常的占断。不恒其德便吝恒其德便吉,是华夏民族的传统心理,在《易经》之后的典籍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种价值取向的表述。而其中同样名气很大的是被孔子引用过的一句南人格言:“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论语·子路》引),孔夫子将这句格言和“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并列放在那里,并且盛赞之曰:“善夫!”之后,说了一句关于《易经》之用的话:“不占而已矣”。意思是说已经不恒其德了,还用占问吉凶悔吝吗?不是凶悔就是吝,反正不会是吉,要想吉利就恒其德呀!在帛书易传《要》中,子贡曾经引用过孔子一句话:“德行亡(无也)者,神灵之趋;智谋远(不切近、粗疏鄙陋也;或曰远者,逊也)者,卜筮之繁”。就是这个意思。孔子在这里引用的南人警诫式格言和《易经》中格言式卦辞之间的关系,虽然因为年代久远而“烟涛微茫信难求”,但同样属于当时流行的箴言是无可争辩的。关于高倡恒德的思想在先秦时代众口一词互相丰富湛湎补充所形成的热闹场面,金春峰先生曾经作过淋漓描述,这里就不再重复了。而这则格言的警诫意义,便是在德行上要有持之以恒的自我完善,这样才能得到社会的承认从而自己也能从中得到没有遗憾的精神享受。这就是后代乃至国外(比如俄罗斯的钢铁英雄保尔·柯察金)无愧人生做人标准之德行蓝本。相反,如果不持之以恒地完善自己的道德形象,早晚会遇到被羞辱鄙夷的人情尴尬,或许因为道德形象欠佳而影响其生存方式从而在社会上难以立足也未可知。这就是该格言的警诫作用所在。

在《晋》卦的大环境中,除了九四“晋如鼫鼠”属于进取手段不正当被占断为“贞厉”之外,其他都是令人鼓舞的卦象爻象。比如“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卦辞)、“裕,无咎”(初六爻辞)、“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六二爻辞)、“悔亡”(六三爻辞)、“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六五爻辞)、“厉吉,无咎”(上九爻辞)等等,都是让人振奋的招财进宝好心情。尤其是那六五爻辞的“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更是毫无保留的大手笔鼓励: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在等待你(悔亡),不要计较一时得失(就是不顾一切的意思吧?)地勇往直前肯定吉利(失得勿恤,往吉),因为在你的前进道路上没有任何不利(无不利)。这是何等的欢欣鼓舞呀!这爻辞中的“失得勿恤”,便是箴言式警诫格言。

在这里巫理也是和格言的词汇意义重合的。该卦《卦辞》已如上引,是顾颉刚先生在《易经》中发现的五个故事之一,说是周武王和周公的同母弟卫侯康叔名姬封(或丰)的贵族,在征伐边鄙小国时某日连续获得三次胜利(昼日三接,接即捷),因而获得了很多马匹,将这些马匹贡献给朝廷(锡马蕃庶,锡即赐顾老乃至高亨老称“锡犹献也”),那朝廷上下喜气洋洋的氛围可想而知。也有人不愿意被历史故事局限,说康侯是荣耀的诸侯的意思,因为天子赏赐了他马匹他又善于繁殖,一天之内被接见了三次(或曰一天之内有三次母马临产需要接生)等等,总之不管怎么解说都是好气象好心情。该卦《彖辞》说:“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该卦卦体坤下离上,所以是“明出地上”满天大红的蒸蒸日上景象;坤为顺从(《说卦》:坤,顺也),附丽在象征大明的离(《说卦》:“离,丽也”丽即附丽;“离为火,为日,为电”全是大明之象。《乾·彖》:“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大明便是乘六龙的太阳)上面,便是所谓的“顺而丽乎大明”。六二、六三、九四互为艮,是要制止阴爻上行的卦象,但是还有一个阴爻(柔)进入了上卦的中间居于九五之尊的位置是为六五也就是我们正在分析的“失得勿恤”格言所在的爻位,所以叫做“柔进而上行”。所以,才有那后世聚讼纷纭不知怎么形容那好气象才痛快的“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卦辞。这就是彖传对该卦整体氛围的解说。可见也都是好上加好的好话。该卦大《象》说:“明出地上,君子以自昭明德”,这里只有自昭明德不是重复彖传的话,那君子亮亮堂堂在那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施行德政,百姓自然跟着借光,也是上上下下都有好心情。至于各爻爻辞,前面都分析了,在青天白日满地红(这可是孙中山先生定的党旗样式)的开明世界里,只有那永远不敢见阳光的老鼠才难以适应光明正大的进取方式,而对于人们来说,正是可以施展才华报效光明国家的大好时机,这时如果不能奋力进取反而患得患失,就不合时宜了。因此哲人鼓励人们应当“失得勿恤”地努力“晋”取。这一则格言对患得患失之“恤”的警诫规劝功能,反而体现在催动人积极进取的鼓动作用上,这是格言的多方位信息含量决定的。


金春峰.帛书《系辞》反映的时代与文化.周易研究,2000,3期,,第47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