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语言民俗〔13〕

《易经》格言〔4〕警诫型格言B

当团队精神仍是一个民族在求生存中必需具备的集体素质时,真心实意的精诚团结是非常必要的,“有孚不终,乃乱乃萃”(萃初六爻辞)这句格言,正是这种心理定势的精辟反映。《萃》卦是《易经》文本中记载的少数几个“王假”之(卦辞:“王假有庙”)的大卦之一,可见这萃集的重要性。在该卦《卦辞》二十个字中,出现了一个吉、两个亨、三个利,再加上君王光临(王假)大人聚集(利见大人)庙堂穆穆(有庙)祭品丰厚(用大牲)的环境衬托,真个是民众济济萃然云集的大好卦象。而在该卦的《彖辞》中也是和《卦辞》相映成趣的好话连篇:“萃,聚也。顺以说(该卦坤下兑上,其实解说成众悦也可),刚中而应(九五居中又和六二形成正常的呼应),故聚也。……观其所聚,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看来,济济一堂总是好事。

在这样的大好卦象中,充满忧患意识情愫与居安思危睿智的巫师于萃集之始,便提出了“有孚不终,乃乱乃萃”的警诫,这箴言式的警诫便具有了格言的性质,在群情融融的聚集大场景之中象长鸣的警钟,提醒着形成“万众”荟萃之势的人群必须有团结“一心”的精神内核,否则这大好局面就难以维持长久,这萃将被乱。该爻中这格言后面的爻辞是矛盾的转化或者叫做对“有孚不终”现象开的救治药方:“若号,一握为笑,勿恤,往无咎”。其中的“若号”帛书《易经》中为“若其号”,这其即初六,而那号的对象应当指和初六爻位相应的九四,以阴应阳又有二阴爻间隔,所以这“应”就需要用“号”即大声呼喊的方式进行。如果初六和九四能够如同卦象显示的那样“一握为笑”(九四在卦体中是艮顶兑基,依《说卦》艮为手、兑为说即悦,有握手言和皆大欢喜的卦象),就没有“乃乱乃萃”的担忧存在了(勿恤),在这种诚信危机(有孚不终)被调整之后的状态中整装出发有所作为便“往无咎”。这就是这“有孚不终,乃乱乃萃”格言的警诫内涵。

在该卦中还有一种情况与格言所在的爻位形成互补关系,这就是六三爻辞所说的:“萃如,嗟如,无攸利”。格言说的是孚信的不能贯彻到底是历时的概念,这里所说的是孚信的不能尽量广泛是共时的概念。在萃集成众的群体中如果不是广泛地跟团体内搞好诚信,而是党外有党党内有派搞小团体,小面积聚集嘁嘁喳喳说三道四(嗟如),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无攸利)。这是与“有孚不终”并行的一种“乃乱乃萃”形式,而这种情况是很难解决(不似有孚不终还可以一握为笑)的,往往需要经过团体的重新分裂聚合才能使矛盾真正获得解决。

另外象“小人用壮,君子用罔”(大壮九三爻辞)、“负且乘,致寇至”(解六三爻辞)、“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益上九爻辞)等等,都是这种警诫型格言中的名句,而象《益·上九》爻辞这样的格言连占断之辞都融入箴言式的警诫中,本来在形式上已属奇特,更何况此格言又成为统治术(政治学)的一个重要理论依托,比如《老子》的“将欲夺之,必固与之”(三十六章)、《孟子》所谓“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是故明君制民之产,……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梁惠王上》)、《韩非子》所谓“将欲取之,必姑予之”(《说林上》)等等,都是这格言之内容的翻版。一句格言能够让中国古代政治史上鼎足而立的儒、道、法三家奉若至宝绵亘引用,也属于不多见的文化现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