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我是在由菏泽开往北京的2072次火车上给您写这封信的。此时,车内人少,很安静,窗外有几抹绛红色的晚霞,晚霞下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原上直立着一排排高低不齐的树,树还是干枯的模样,看来春意还不够深浓,树枝间偶有一个或两个黑黑的鸟巢,格外显眼。不知道巢里是否住着小鸟,若是住着又有几只?然后就是大片大片的麦田了,远远望去,整齐而有致。麦子绿油油的,但显然不如今天上午我在老家您坟边看到的那些好。

前天我去开封参加那里的清明文化论坛,昨天夜里离开回到家,今天上午就和姐姐们一起去给您和爷爷奶奶烧纸。或许此时您已经收到我们的问候和叮嘱?今天,我看到了您的坟,嫂子说知道今天我和姐姐们要去,她和硕子提前给您添了添坟,在您的坟上,我看到了新土,还有一枝抽绿的柳条。爷爷奶奶的坟上也有。哥哥还请人在坟边种了两棵柏树,它们长得也很好。春天来了,每个生命都积蓄洋溢着成长的力量,我想这些您都看到了吧?

您已经走了六年了,在咱家每个人的心中,都计算着您离开我们的日子。那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二姐怀念您的文章,今天早上去定陶的路上,又看到大姐写的《父亲啊,亲爱的父亲》。哥和三姐不写,我知道他们心中对您的思念并不比我们少。今天读着大姐的文章,我流泪了;读着,我又微笑了。我流泪,父亲,我想起您活着时候的日子,想起您若还活着,那该有多好!我微笑,父亲,因为没有您的日子,您却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您说过的话我们都还记得,我们用那些话来指导我们的行为。

您走了六年了,直到今天,我仍然时常觉得您只是出了趟远门,一趟长长的差,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还记得将您的骨灰下葬时,我把您的手机充满了电,放在您身边,我想象着当我想跟您说话的时候,我就可以打一下您的号码。可是我没有打过一次那个号码,我一直害怕它响起了却没有人接听。可是我何尝不再与您通话了呢?所有的快乐,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成绩,所有的失败,所有的疑问,我都会告诉您。那时,您就是天上一颗星辰,或者就是地上的一条长河,或者就是一座伟岸的山峰,或者就是一株不凋的冬青。您在我的对面,听我叙说,不着一语,只是默默地看着。不着一语,只是默默地看着,就已经懂得我的全部……

今天,在您的坟前,熊熊的火焰燃烧着送给您的纸钱,我暗暗问着:您好吗,父亲?

您好吗,父亲?我真的很想再看您一次,哪怕是在梦里。大姐说梦到过您许多次,傲冰说前几天也梦见了您,甚至乐乐那天也说梦见姥爷了。不知为什么我竟很少梦到您。其实,我现在特别想问:父亲,今夜,您能来我的梦里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