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

 

晚上的时候去影院又看了一次《那些年》,一向敌视广电总局的我,却更爱它剪过得这一版。可能只是因为它剪的够干净,让我觉得这更像我们自己的青春。

最初在网上看枪版的时候,片子里时不时跳出来的大尺度镜头,稍微让我有点出戏,所以影片并没有我想像中让我唏嘘。

人生说来很奇妙,总是想找点事情让自己感触一番,免得记忆在越来越顿的成人生活里逐渐生锈。而我们对于青春影片的越发钟意便在于它能构换出一个平行时空,让我们蓦地被拉倒最美好的青春年岁,浅淡又深刻的看见那个时候我们自己。

那一年,我们十几岁。阳光拉长或缩短我们的影子,光影变幻中,云朵掠过一天天湛蓝的天,未来那么悠远,感觉每天的空气清新的足够消融一切。


我在想柯景藤说,“我没有问你喜不喜欢我,所以你也不可以拒绝我”时的那么不安与焦虑。害怕揭开谜面后看见的是否定答案,担心万一对方不喜欢自己那该怎么办,无法面对失望与失落,所以宁肯不面对或者装作毫不在意。

那个时候我在日记本上默了整整一页《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每每默到”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却故意装作毫不在意”这句时,内心都会有波澜泛起。

我们都偷偷的爱慕过别人,也被别人大胆的告白或悄悄的喜欢。

可那个时代,恋爱是不良风气,家长与学校在潜移默化中绑架了我们的道德,我虽叛逆又厌恶规则,可如果“早恋”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会觉得不光彩。

每当收到礼物或塞在课本里的情书,如若是自己也喜欢的男生,也会有短暂欣喜,也会脑门发热脸发烧,可之后便恨不得把这些全部藏进无人知晓的树洞里。而当有男生说我很想坐在你旁边请问可以么的时候,忙不迭的说不可以不可以,我只和女生坐。甚至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对他冷酷、敌视、不友善,一副你们干嘛喜欢他啊,我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的样子。

爱与被爱在原本应该逐渐懂得爱的年纪变得卑微与见光死。

恋爱是痞子和坏小孩才去做的事情。

而现在的我,蓦然回首,觉得人世间千情百绪,没有比爱更高贵的情感。

这首来自网络BBS集体创作的长诗,被鬼使神差的误传为泰戈尔的诗句,当初不是很喜爱诗文的我,还因此去买了本《飞鸟集》。


我在想沈佳宜说:“恋爱最美好的时候就是暧昧的时候。等到真正在一起了,很多感觉,都会消失不见。所以我就想,干脆让你再追我久一点,不然等你追到我之后就变懒了,那我不是很吃亏”时候的,些许遗憾。

SHE有一首歌叫《恋人未满》。“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再勇敢一点点,我就跟你走。”

我们总是觉得时候未到,我们过于矜持,总是觉得太轻易开始的爱难以美满,如果毫不拒绝便开始的感情容易让对方不珍惜。

恩,下一次我再答应你吧。

而我们就在下次再一次吧的自我暗示中,逐渐放弃了一份青涩笨拙却又真诚的爱。

后来,蔡健雅也这样唱着,“得不到的就更加爱,太容易来的就不理睬”。

很多年后,我觉得爱情很简单也全然不用斗智斗勇。

我们当初总把爱情想像的过于艰难与复杂,并且充满了莫名其妙的不信任。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

可,这就是缘分。


“人生的路是漫长的,最要紧的就那么几步。”

 

很多时候人生充满着各种你怎么想也不会想到的意外。让你觉得自己就在那几步上跌了几个大跟头。

你可能没赶上返程的飞机,错过回家的末班车或者错过爱的人,你也可能错过一些其他的东西。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不是忽悠。如果你因此跌倒你会觉得很疼。而且会疼很久。

马虎,不小心,迷糊,不谨慎。这些是致命的缺点。如果感觉不到它的重要性,是因为还未跌倒或者疼的不惨重。而一个大大的陷人坑就在你迷迷糊糊往前小跑的道路上。

小时候看动画片《十二生肖守护神》,猫咪因为搞错了时间,眼睁睁的看见入选十二生肖的竞赛大门在小猪身后,自己眼前重重关闭。而这一关便是一锤定音,是生生世世的轮回。从此,小猫再也没能入选十二生肖。只剩下无数个懵懂的小孩天真的问母亲,为什么十二生肖里没有小猫呢?

索性,上帝厚爱于我们。

我们的人生不是只有一次机会。我们还可以去改正缺点与不足。

而我始终相信,有梦想的人,是坚强又幸福的。

 

小5

2012.1.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