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找到了那首<Speak Softly Love>。

记得三月在巴黎Montmartre,从圣心大教堂往红磨坊的街道上,听到这首曲子,一时想不起来,寻了好久也没有成果。后来又在协和广场的酒店早餐时,听到《花样年华》的主题曲,顿时心生莫名的凄凉。

记起巴黎的时光。法国和意大利是我的最爱。清晨薄雾的街道。香樟树。银发的满脸笑容的绅士。马车。青石板路。中世纪的宫殿和大教堂。左岸的咖啡馆。风笛和萨克斯管。蹬着马靴的轻骑兵。手推车里熟睡的含着奶嘴的新生儿。

所有都是让人觉得安心的,惬意的,愿意把自己交付与这座城市而开始清冷的新生命的。

今天看了两部电影。Jessica Lange的,和Isabelle Adjane的。

看过阿佳妮的《玛戈皇后》还有,非常迷恋这个法国女人。

法国人果然是世界上至浪漫的民族。爱情甚至可以成为一项事业,一个信仰,至死不渝。

影片的最后,Adele着白衣,伫立海边微抬下巴,眼神痴迷狂热却坚定执着。“千山万水,千山万水,去和你相会,这样的事情只有我能做到。”海风灌满了她的衣袍,然她毫不在意,如此的决绝和执拗,一开始就具备了蛊惑人心的力量,也预见了最后的悲剧。

我最后一眼见她。竟然是去赴死的模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