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一次剧荒中我发掘了这部名叫 黑镜
的三集迷你剧。看完有一种被震了一下的感觉。

    以前别人问我喜欢看什么样的剧,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现在我很肯定,喜欢的就是这种能给我震击的剧。

    记得当时看完以后,我不自觉的漾起强烈的写点什么东西的冲动,不过最终并没有动笔。我感觉
这种感性的情绪要沉淀沉淀,该浮现的东西才会慢慢浮现上来。

    印象尤为深刻的是《黑镜》第二集“一千五百万的价值”。就谈谈这集吧。

    “一千五百万的价值”的故事
架构在一个几乎由虚拟程序搭建起来的现实世界里,每个人住的地方
就是一个四块玻璃屏幕搭建的虚拟场景,还拥有一个专属的虚拟形象。
    平日里骑单车所挣的虚拟点数变成了日常生活依靠的全部,成了消费虚拟世界娱乐的货币,借选秀节目脱颖而出的门钥匙。

    虚拟程序搭建的现实,这世界本身听起来就是个矛盾体,然而这个矛盾体却和我们的现实生活如此的相似。

    毫无疑问编剧讽刺的是消费主义,似乎不管是什么形态,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变成消费品。当消费变成了人与人交流的媒介,成了我们表达自我的方式,那种物欲被满足后的快感
便已经模糊了真实与虚拟的界限,埋葬了我们独立的情感 甚至是道德底线。

    看到剧中人热衷的装扮虚拟人物,沉溺于各种虚幻的娱乐;看到评委对选手的蔑视;骑车人对沦为扫地工人同伴的放肆嘲笑;我仿佛看到现实中的被同化了、被左右了感知和价值观,却愈发乐此不疲的自己。

    女主角的歌声是男主角在这个虚幻的世界,唯一让自己有了真实感的东西。然而当她用男主角赠送的一千五百万点登上选秀舞台后,她这份脆弱的真实感竟被轻而易举的击碎,瓦解,熔灌进了低级娱乐的摸具。

    两个月后男主角爆发了,他用两个月没日没夜的蹬骑换来第二个一千五百万点,让自己也登上舞台。他歇斯底里的痛斥这个居然买不到物质形态物品的荒谬世界。试图以自杀的方式,让混沌的人们认识到
自己所能达到的最高梦想,只不过给虚拟的小人加上个新程序,把小玻璃房间换成大玻璃房间而已
是多么可笑。

    他的演说震动的全场。男主角似乎呐喊出了真相,这带给了全场久违的、陌生的真实感。然而最精妙的事情发生了,选秀评委们瞬间把这份真实感打包成了消费品,他们立即提供给男主角卓越的电视台的工作,让所有人都来消费他的真实。

    男主角脸上的愤恨变成迷茫,最终被麻木所取代。用来顶在喉咙的玻璃碎片反成了铁饭碗,放在绒盒里供着。到这里,所有期待看到美国式英雄主义的人被反抽了一耳光。这样的剧情安排让我不禁拍案。

    我其实非常能理解他为什么选择妥协
最终接受了这份工作。当真实感都可以消费了,再怎样坚定的求索,结局也是被绝望和无助生吞活剥,吐出一跟逆来顺受的骨头。

    真实。消费真的买的来真实么?在我们的世界里不仅是虚拟的物品,即便是实体事物也无法带来真实感。纸袋子或者LV包,捷达或者宝马,小房子或者大房子….多少人穷尽所有,消费掉一生去升级这些东西,到头来升级的是什么?留下了什么?

    我想,如果在这个世界发觉了如女主角歌声
亦或是折纸企鹅般真实的东西,我会挖个不见天日的坑,然后把自己和它埋在一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