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根本無法想像我居然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看完這部共11集每集20分鐘的,名叫《東京女子圖鑒》的電視劇,即便是當年沉迷《第八日的蟬》和《無間雙龍》,也是每天1-2集的速度正常行進,目前唯獨只有這一部做到了讓我不看完不甘休的程度。
這部劇很扎心,因為看了以後就會發現,你根本沒有辦法抽身,以無關者的角度去看這劇。說的是東京女子圖鑒(也可以理解是東京女子百態)。但是你換成任何一個國內一線城市作為場景,都會驚奇地發現,東京裡發生的這些事情,我們的北上廣深每天都也在上演著。
—————-我是分割線—————
不知道你們是否跟我也有一樣的感覺,明白了在城市裡幸福肯定不是必然的這個道理。
女主角一開始離開秋田的時候,她並不明白這個道理。唯一明確知道的,是在秋田這個小縣城裡不會有自己想要的閃閃發亮、又叫人羡慕的人生,覺著在東京裡的能夠拾取的,自己想要的人生和幸福機會,就像散落在地上的石子那麼的多,又那麼的容易。
她對東京的嚮往,來自於她對”在東京幸福是必然“的確信。
這似曾相識的,對一線城市的無知嚮往情感,跟那些中產以上覺著自己挺合格的移民群體,對英美歐澳紐加的嚮往如出一轍——
大城市裡的月亮特別圓,國外的月亮特別圓。
不得不說,我沒有真正意義地在鄉村裡生活過,小時候因為媽媽是在職女性,不得已將我送往鄉下那個重男輕女,且特別不喜歡我媽這個兒媳婦的爺爺奶奶家裡,極其短暫地渡過了一些時光。我最終被”照料“到入院據說要頭頂打針時,才總算被惶恐的媽媽接了回來,送我回到我的出生地,跟著我的外公外婆一家生活了3年左右。
外婆的家並不在多繁華的城市,至今也不過是虛有其“海濱城市”之美名的沿海二線城市。童年裡沒有特別富足的生活,但外婆做的每一頓樸素的餐食,都是說不盡的撫慰心靈的滋味。
如果說城市會用虛無的繁榮,將人拖往無所憑依的高空,你在出生地或者你在那個曾養育過你的城市裡生長著的根系,會牢牢地把你抓住、穩住。外婆家便是我的根系,她為我日復一日地澆灌著那能夠把我從虛榮中拉回來的根基,確保我不會重重地摔下,然後粉身碎骨。
後來回到父母工作的城市,生活了20餘年。哪怕有過幾次轉學和升學的經歷,也還是以為生活和朋友圈子裡的,都是這裡土生土長或者像我這樣很小的時候就生活在這兒的人,我過著的都是自以為尋常的日子,並沒有覺得是什麼閃閃發亮的生活狀態。
什麼時候覺得自己特別不一樣,大概是大學那會兒開始受到了衝擊。
當你長期在一個城市生活,還就讀於這個城市的本土大學,才會發現原來圈子被拆解和分散,接著好多原本不屬於這個城市的人,湧進我們原有的區域,用不一樣的價值觀和人生觀衝擊著我們原有的觀念。
大學的時候我一度陷入到了社交恐懼症,如今想想或許真的像當時同學說的那樣,我對關外、市外甚是省外的同學都有一種無法親近的狀態。當電視劇裡其中一個相親男說著自己是“東京港區人”,而“港區人”有“港區人”自己的圈子,外人很難進入,即便是進入了,也是為難和辛苦的時候,相信大學那時候的我肯定深有感觸。

图片 1

“來了就是XX人” 這算是我近幾年,越聽越容易不由自主地發笑的,一句口號。
雖然這麼說很刻薄,但是在所謂特別包容的城市裡,我看到的都是特別的不包容。
圈子和等級都是固化的,沒有什麼特別自由的流動,而且越到近年越是如此,那些自豪地說著“來了就是XX人”的人們,如果不是遵照什麼統一的說辭,就是某種邊緣人的自我高潮。
宣示別人來了就是XX人,完成授勳的過程,仿佛自己就是這個城市裡的主人。
然而呢? 其實呢? 我們都太清楚如何啟動自欺欺人的心理機制了。
如果有機會,以外來人的身份,參與到類似“港區人”的聚會,你就會明白這樣被邊緣化的尷尬,“港區人”這個概念放在這個城市,不絕對代表高低貴賤,但集體回憶和三觀就是無法超越的隱秘結界。他們有雷達會偵測、他們會抱團、會在小圈子裡互換和共享利益,哪怕才認識數月,他們之間的紐帶,搞不好會比你們多年的情誼來得堅韌。

图片 2

图片 3

順達一提,有空可以觀察一下,那些對於外來人口政策抓得特別嚴、特別不容易成為當地正式居民的地區和國家,裡面住著的人倒是越親切,多交談數句,可能他們都會熱情地想著要如何幫你進入這個地區和國家,讓你成為他們大家庭的一員;而那些對外來人口政策特別寬鬆,各種歡迎外來人口進入的地區和國家,關口和國門背後,可能是各種融不進的圈子,可能是各種數不清的鄙視鏈,而且越不讓說,他們在心裡就越鄙夷,深入到血液,深入到骨髓。
寫到這裡,我才算是把我所認識的這個城市基本情況簡單鋪開而已,想說的道理很簡單——
這並不是一個閃閃發亮的城市,如果你看到閃閃發亮,那些液態閃光點,要麼來自一群揮汗如雨拼命努力和掙扎著的人,要麼就來自那些在夜裡獨自飲泣嚎哭的人。
而那些指尖閃爍著晶瑩透亮之幸福的人們,他們的光源的數量才沒有那麼多,不足以抹去生活在這個城市裡的恐懼和辛酸,撐起你對這個城市的嚮往。

图片 4

不得不提,女主那位在東京出生和成長的母親,並沒有告訴她太多關於東京的殘忍現實。
或者只有那些在城市裡生活足夠長時間的人,才會明白要拋棄城市的一切繁華,去到一個小縣城裡,幫著打理丈夫家的小生意,是怎樣的超脫,又是對原生城市各種不可改變的現狀,怎樣的絕望。
這裡沒有想要的,閃閃發亮的機會和幸福,還很喧鬧和嘈雜。
我們在這個城市裡,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保存原來心底那份最簡樸的美好,因為搞不好每天醒來面對的,可能是根本就沒有意義的人生。
但其實女主的母親也是明白人,沒有任何不許女兒走彎路的情緒和行動。由她去吧,連以前曾經有過的經歷也沒有好好說過,這也許不是一個好母親。但其實讓不讓走彎路,這彎路終究是要途經的。
想到這裡,就無所謂了,去吧,去你心心念念的東京,去試著過你心心念念的生活吧,無妨。
這就是嚮往高處生活的人們,人生必須要有的磨礪。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ing si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