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一岁好年景。转眼间,2007年春节已经过去。而在很多人心里,与这个春节一样离我们远去的还有“穿新衣,着新鞋,放鞭炮,拿红包;大扫除,贴春联;宰鸡鸭,做年糕;送年礼,团圆饭,大拜年……”这些曾经的春节场景。于是人们慨叹——传统的春节氛围越来越淡了。那么是什么稀释了我们的“年味”?削减了我们的盼望?哪些值得珍视的东西也在悄悄溜走?在文化变迁中春节的价值如何维系?

也有人说,在逐渐淡化的“年味”里,仍然蕴涵着许多喜庆、健康而且富于时代特征的东西,现在的“年味”不是淡了,而是变“新”了。

那么,今年桂林的“年味”如何?春节期间,本报记者走马桂林城乡,为您寻觅春节里的旧事新风。

本报记者周波“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小小的春联,浓缩着中国千百年来“年文化”的精髓,也是至今保留最完好的传统春节习俗之一。采访中记者发现,这小小春联既折射出时代变迁对传统民俗文化的冲击,同时也浓缩着进步中的时代气息。

千联一面,内容流俗:春联里的“文化味”淡了

30岁的市民周先生回忆起儿时过年的情景时,对写春联、贴春联的情景记忆特别深刻。“腊月二十五六的时候,村里的教书先生老肖就开始忙活了。张洪福是本村唯一的一位教书并且写得一手好字的先生,字写得远近闻名。村民称他为肖先生。村里各家各户,准备好一挂鞭炮或5毛钱作润笔酬劳,带着买来的红纸,就送到张先生那里请他写春联。肖先生早就润好了大中小狼毫,墨汁也已经准备充分。红纸铺开,肖先生稍微端详一下,就浓墨如泼,落笔生花。端端正正的楷体,四平八稳,健硕弘毅。领到肖先生写的春联,就像宝贝一样捧回家去,就开始张罗开了——小心翼翼地撕下旧对联,扫掉门窗上的灰尘和蜘蛛网,把崭新的大红对联贴上去。贴完对联,过年的气氛就出来了!

不过这些年再回老家过年时,他发现那种记忆中的味道正在淡化。周先生解释说,现在大家贴的春联几乎清一色是从市场上买的印刷品,式样是比以前花哨了,又是沾金贴银、又是五颜六色,可是从内容到形式几乎千篇一律。“自从前些年村里的肖先生去世后,村里就再也没有人帮写对联了,而且许多人也不再喜欢买手写的对联,因为市场上卖的印刷品装潢更加精美,贴起来感觉更加喜气,却没有人去关心春联的内容了。”周先生说。

春节期间,记者在永福县某镇进行了一个调查,发现这个镇上家家张贴春联,一派喜庆祥和,但记者细心观察却发现,所看到的300多副春联中,手写春联竟然不足10副,其余均为各式各样的印刷体春联。而且在这近300副春联中,所涉及的内容却也不过十余种,可谓“千联一面”,许多挨家挨户的春联尽管大小、式样不同,但内容却一模一样。

“只要喜气、吉利就好,管他什么内容呢!”当记者向更多乡亲问起这个问题时,大多数人这样回答。他们认为,图喜气、图吉利本来就是贴春联的本意。

记者采访中还看到,许多人家门上贴的春联上、下联都分不清,往往横批是从右到左念,上下联却是从左到右念。还有一些春联上下联平仄不分,让人读起来很别扭。“春种人人用科学,冬来户户过丰年。”这是记者在某县农村看到的一副对联。从内容来说还是很新颖的,也很有时代特色,可是念起来总觉得别扭,原来上下联的末字都是平声,违背了对联“上仄下平”的基本常识。记者发现,像这样的“错联”在桂林城乡并不少见。

“现在农村的‘老秀才’逐渐去世了,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还会写毛笔字啊?村里根本没有人才,要贴对联就只能去市场上买了!”不少农村群众表现出这样的无奈。而记者年前参加一些县区的“三下乡”活动时,发现每到一处,为村民义务书写春联的服务都备受群众欢迎,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种观点。

桂林西林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韦雅夫则表示,其实农村基层对文化艺术需求是很大的,农村也不乏“土秀才”,关键是缺乏良好的文化氛围,以及农村的文化需求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有民俗专家指出,春联是中国独有的春节民俗形式,其艺术形式和文化内涵十分独特,有外国语言和文字所无法企及的美感。而且,春联应该自己对句自己写才有意义,它需要保护和抢救,作为特殊的文化遗产延续下来。但现实中千联一面、内容流俗的印刷体春联“大行其道”,正在吞噬着这一传统习俗的本来内涵,将春联这一中国独有的文化符号逐渐沦落为一种外在的装饰品。

“时髦”词汇悄然入联:内容小变化折射时代大变迁

“科学种养个个富,社会和谐家家乐”,“女婚男嫁两相情愿,生儿育女一个相宜”,“家和谐村和谐社会都和谐,你小康我小康全国奔小康”……这是记者在桂林城乡采访时看到的一些别开生面而又富有时代特色的“新春联”。

记者发现,在许多人感慨于春节的传统文化气息日益淡薄的同时,不少像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科技兴农、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计划生育新风、反腐倡廉等“紧跟时代步伐”的内容都被写入了春联。“现在市场上卖的印刷春联无论式样还是大气都比手写的强,那么自己写春联当然就要写出特色、写出‘味道’来,才能吸引别人的眼光!”坚持自己写春联的黄先生说。“现在我们国家不是在建设和谐社会吗?于是我就创作了这样一副‘家和谐村和谐社会都和谐,你小康我小康全国奔小康的对联!”他表示,之所以坚持自己写春联,是因为自己觉得那些印刷春联的内容不能表达自己的思想。

记者还发现在这些手写春联中,像印刷体春联那样求富贵、祈发财的内容少了,求平安和谐、讴歌时代新气象的内容多了。这些让人耳目一新的春联散发着浓浓的时代气息,折射出时代的进步。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无论是讴歌还是讽喻,都是一个时代特色的反映。而桂林城乡出现在春联上的细小变化,正是时代变迁的最好诠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