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我不是药神》的社会现实意义?

我在看这部电影前就听说了其大名,因而极力怂恿舍友去和我一块看,并随口提了句王传君没有选择爱情公寓而选择了这部。舍友反问我:“这部的票房能超过爱情公寓吗?”我很好奇他何以能下如此论断,便接着追问,他答道:“很多人会冲着情怀去看的”。如今看来爱情公寓的票房是肯定不可能超过这部了,至于所谓“情怀”,也只是博君一笑罢了。

片头音乐一响起,我就预感到这部片子和印度会有很大联系,看完之后果然如此。印度这几年颇出了不少好电影,印度三汗几乎每个人都出版了自己的电影而且大受好评,值得一提的是《我不是药神》和这些电影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几乎都聚焦本国存在的现实问题。你若问我《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像哪一部?其实都不怎么像,但就其精神实质来讲,我认为尤其靠近《小萝莉的神猴大叔》,不同于阿米尔汗对女性地位提升的呼唤,《起跑线》的过于冗长和刻意煽情,这部片子既反应现实,又指向了对人本身的生存关怀。

这部片子由程勇贩药到入狱的经历为主线,提出了一个尖锐的社会问题:同样都是药,疗效差不多,为什么贵的反而成了合法的,便宜的就是违法的?因为百姓买不起药,卖假药的才会说:“穷才是病。”人们既死于疾病,更死于买不起药。当然片子看似对国家不合理的医药定价提出了问题,但最后仍然要把解决问题推给国家,所以不能说程勇对于大的宏观建构有什么贡献,我们所能阐述的只是他毁家纾难帮助病患的人道主义精神。其次,我想稍微提一点,片中警察局高层面对盗版药和正版药孰优孰好的比较内心其实是有数的?但为什么还要再三催逼抓捕呢?害怕牵连到自己当然不至于,其曾经自我表述为

法律就是这样。这个提法就很有意思了,我们之所以建设法治社会是为了谁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秋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